多彩贵州网·贵州

“老愚公战斗队”:石旮旯里“抠”出百亩梯田

2020/10/15 作者: 稿源:毕节日报

  19名80岁以上的老人组成的“老愚公战斗队”,硬是用锄头、铁锹、撮箕在石旮旯里“抠”出了百亩梯田,作为承接半边山大渠通水的丰厚献礼,曾经乱石嶙峋的荒草坡,从此成为稻菽飘香的层层梯田!

  这是上世纪70年代,七星关区生机镇耿官社区半边山村民组在修建半边山大渠时,当地不能到悬崖上修渠的老年人,不甘落后演绎的现代“愚公”故事。

  教材式的精神遗产,如今在稻浪起伏的田野上迸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,激励着这一方百姓年年播种希望,收获幸福。

  9月25日,秋高气爽,记者站在半边山大渠的干渠上,看见梯田依山就势顺着赤水河方向延伸,满目金黄的稻谷随风摇曳。抬头望向对岸,建在陡峭绝壁上的镇江大渠跃入眼帘。两条大渠咫尺相望,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“姊妹渠”。

  没有修渠以前,当地流传着的一首民谣,形象地说明了这里生活的艰辛:

  半边山包包埂埂,

  想要吃米,

  除非痛病。

  由于缺水,大家只能依靠少量的苞谷和红薯充饥,遇到不好的年景,就连苞谷也很难从石头缝里长出来;生病想熬一碗粥喝,得从四川那边的亲朋好友处弄些大米来解馋。

  1970年秋收以后,当时的半边山生产队拿出积攒的5000元家当,购买了钢钎、锤子、炸药等物资,想要开山修渠,吃上饱饭。在大队党支部书记吴开佑带领下,半边山生产队的13名青壮年劳动力和公社从其他生产大队调来支援的3名队员一同上山,吹响了修建半边山大渠的号角。

  “孟天明在岔口洞放炮时,不小心扑倒在地,差点滚下山去。一次是在洞里摸黑打炮眼我也受了腰伤,在家里躺了28天,公社得知情况后,送来6斤酒药引,喝了才慢慢恢复。”参与修渠的刘启俊老人说。

  山上开渠苦,山下劳作忙。担任半边山生产队队长的刘华清带着剩余劳动力在家里种庄稼。为了鼓励修渠的勇士,大家约定:上山的每天领13个工分,在山下劳动的每天领10个工分。

  1972年,眼看渠快修通了,生产队里一群80岁以上的老人着急了:年轻人修渠、种地,我们这帮老人怎么能坐着什么都不干?他们主动请战,希望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  于是,在生产队组织下,由刘绍舟带领刘天荣、刘庭芳、刘启发等19人,组成了“老愚公战斗队”。有活干了,老人们个个精神焕发,每天起早摸黑上山,用挑、掏、挖等方式,慢慢把乱石堆垒成了整齐的田埂。

  “考虑到他们年龄大,当时生产队并没有给‘老愚公战斗队’规定工作任务,但老人们铆足了劲想要出份力,有的一次挑几十斤,有的只能挑十斤、八斤,没有谁闲下来看热闹,大家心往一处想、劲往一处使,当年就‘抠’出了20多亩梯田。”提到“老愚公战斗队”,大家都为他们的惊人“战斗力”竖起大拇指。

  1973年,全长5.2公里的半边山大渠正式通水。在简单庆祝后,大家抓紧时间打田。看到渠里欢快流淌的水,“老愚公战斗队”队员心里也乐开了花,他们顾不上身体的疲惫,有的忍着病痛、有的拄着拐杖也不肯停止垦荒造田的步伐。

  当年秋收时,“老愚公战斗队”队员们享受到了甜蜜的“战斗果实”。他们每人破天荒地分到了100余公斤稻谷,不用再看“望天田”的脸色,告别了吃不饱饭的穷苦日子,有亲戚朋友来串门,还可以热情地招呼一顿。

  岁月匆匆。1980年,“老愚公战斗队”只剩下3名队员,但他们依然保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惯,扛着锄头,拿着撮箕,继续发扬“愚公移山”精神,在荒山上造梯田。直到最后一位“老愚公战斗队”队员去世时,他们总共在半边山“抠”出了100余亩梯田,为后辈子孙留下了宝贵的财富。

  得到半边山大渠引来的泉水灌溉后,“老愚公战斗队”的百亩梯田,粮食产量与其他村民打出的良田不相上下,有时甚至更高。

  “老人们当年打的梯田现在还发挥着作用,每家每年至少都有两千多斤稻谷,吃不完的还可以卖了换些零用钱。”前人栽树后人乘凉。时至今日,村民们一直感恩“老愚公战斗队”的辛苦付出。

  闲暇时,刘启俊会习惯性地站在半边山大渠上,看看耿官社区下光明组、峨峰岩组、岔口洞组、半边山组漫山遍野的青青果园和金黄的稻田,享受瓜果飘香的惬意。刘启俊说,“我们当年和‘老愚公战斗队’一起费了不少力,但现在看来,那些年吃的苦都是值得的!”

多彩贵州网版权所有
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